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城市联盟 - 西安

  • 分享

    燕子

    1喜眉 2010-02-20 10:02
     
    【唐】皇甫冉
    拂水竞何忙,傍檐如有意。
    翻风去每远,带雨归偏驶。
    令君裁杏梁,更欲年年去。

    晚燕
    【唐】白居易
    百鸟乳雏毕,秋燕独蹉跎。
    去社日已近,衔泥意如何。
    不悟时节晚,徒施工用多。
    人间事亦尔,不独燕营巢。

    新燕
    【唐】成彦雄
    才离海岛宿江滨,应梦笙歌作近邻。
    减省雕梁并头语,画堂中有未归人。

    归燕
    【唐】杜甫
    不独避霜雪,其如俦侣稀。

    四时无失序,八月自知归。
    春色岂相访,众雏还识机。

    故巢傥未毁,会傍主人飞。

    村舍燕
    【唐】杜牧
    汉宫一百四十五,多下珠帘闭琐窗。
    何处营巢夏将半,茅檐烟里语双双。

    双燕
    【唐】杜甫
    旅食惊双燕,衔泥入此堂。

    应同避燥湿,且复过炎凉。
    养子风尘际,来时道路长。

    今秋天地在,吾亦离殊方。

    归燕
    【唐】杜牧
    画堂歌舞喧喧地,社去社来人不看。
    长是江楼使君伴,黄昏犹待倚栏干。

    春来燕
    【唐】杜荀鹤
    我屋汝嫌低不住,雕梁画阁也知宽。
    大须稳择安巢处,莫道巢成却不安。

    燕来
    【唐】韦庄
    去岁辞巢别近邻,今来空讶草堂新。
    花开对语应相问,不是村中旧主人。


    【唐】李山甫
    每岁同辛苦,看人似有情。

    乱飞春得意,幽语夜闻声。
    整羽庄姜恨,回身汉后轻。

    豪家足金弹,不用污雕楹。


    【唐】李峤
    天女伺辰至,玄衣澹碧空。

    差池沐时雨,颉颃舞春风。
    相贺雕阑侧,双飞翠幕中。

    勿惊留爪去,犹冀误吴宫。


    【唐】李中
    豪家五色泥香,衔得营巢太忙。
    喧觉佳人昼梦,双双犹在雕梁。

    春燕
    【唐】刘兼
    多时窗外语呢喃,只要佳人卷绣帘。
    大厦已成须庆贺,高门频入莫憎嫌。
    花间舞蝶和香趁,江畔春泥带雨衔。
    栖息数年情已厚,营巢争肯傍他檐。

    燕子
    【唐】秦韬玉
    不知大厦许栖无,频已衔泥到座隅。
    曾与佳人并头语,几回抛却绣工夫。

    秋燕
    【唐】司空图
    从扑香尘拂面飞,怜渠只为解相依。
    经冬好近深炉暖,何必千岩万水归?
     
    燕子古诗三首 
                              乌衣巷
    【作者】:刘禹锡【朝代】:唐   【体裁】:七言绝句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格律】:
    ○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本作的韵脚是:六麻;可"九佳(半)六麻"通押。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  ●○⊙●○○⊙,○●○○●●△
    【注释】:
    1.乌衣巷:在今南京市东南,在文德桥南岸,是三国东吴时的禁军驻地。由于当时禁军身着黑色军服,故此地俗语称乌衣巷。东晋时以王导、谢安两大家族,都居住在乌衣巷,人称其子弟为“乌衣郎”。入唐后,乌衣巷沦为废墟。现为民间工艺品的汇集之地。
    2.朱雀桥:今江苏省江宁县,横跨淮河。
    【韵译】:
    朱雀桥边冷落荒凉长满野草野花,乌衣巷口断壁残垣正是夕阳西斜。
    晋代时王导谢安两家的堂前紫燕,而今筑巢却飞入寻常老百姓之家。
    【赏析】:
    这是一首怀古诗。凭吊东晋时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以燕栖旧巢唤起人们想象,含而不露;以“野草花”、“夕阳斜”涂抹背景,美而不俗。语虽极浅,味却无限。施补华的《岘佣说诗》评这首诗的三、四句时说:“若作燕子他去,便呆。盖燕子仍入此堂,王谢零落,已化作寻常百姓矣。如此则感慨无穷,用笔极曲。”
    首句“朱雀桥边野草花”,朱雀桥横跨南京秦淮河上,是由市中心通往乌衣巷的必经之路。桥同河南岸的乌衣巷,不仅地点相邻,历史上也有瓜葛。东晋时,乌衣巷是高门土族的聚居区,开国元勋王导和指挥淝水之战的谢安都住在这里。旧日桥上装饰着两只铜雀的重楼,就是谢安所建。在字面上,朱雀桥又同乌衣巷偶对天成。用朱雀桥来勾画乌衣巷的环境,既符合地理的真实,又能造成对仗的美感,还可以唤起有关的历史联想,是“一石三鸟”的选择。句中引人注目的是桥边丛生的野草和野花。草长花开,表明时当春季。“草花”前面按上一个“野”字,这就给景色增添了荒僻的气象。再加上这些野草野花是滋蔓在一向行旅繁忙的朱雀桥畔,这就使我们想到其中可能包含深意。记得作者在“万户千门成野草”(《台城》)的诗句中,就曾用“野草”象征衰败。现在,在这首诗中,这样突出“野草花”,不正是表明,昔日车水马龙的朱雀桥,今天已经荒凉冷落了吗!
    第二句“乌衣巷口夕阳斜”,表现出乌衣巷不仅是映衬在败落凄凉的古桥的背景之下,而且还呈现在斜阳的残照之中。句中作“斜照”解的“斜”字,同上句中作“开花”解的“花”字相对应,全用作动词,它们都写出了景物的动态。“夕阳”,这西下的落日,再点上一个“斜”字,便突出了日薄西山的惨淡情景。本来,鼎盛时代的乌衣巷口,应该是衣冠来往、车马喧阗的。而现在,作者却用一抹斜晖,使乌衣巷完全笼罩在寂寥、惨淡的氛围之中。
    经过环境的烘托、气氛的渲染之后,按说,似乎该转入正面描写乌衣巷的变化,抒发作者的感慨了。但作者没有采用过于浅露的写法,诸如,“乌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忆谢家”(孙元宴《咏乌衣巷》)、“无处可寻王谢宅,落花啼鸟秣陵春”(无名氏)之类;而是继续借助对景物的描绘,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名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他出人意料地忽然把笔触转向了乌衣巷上空正在就巢的飞燕,让人们沿着燕子飞行的去向去辨认,如今的乌衣巷里已经居住着普通的百姓人家了。为了使读者明白无误地领会诗人的意图,作者特地指出,这些飞入百姓家的燕子,过去却是栖息在王谢权门高大厅堂的檐檩之上的旧燕。“旧时”两个字,赋予燕子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寻常”两个字,又特别强调了今日的居民是多么不同于往昔。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作者对这一变化发出的沧海桑田的无限感慨。
    飞燕形象的设计,好像信手拈来,实际上凝聚着作者的艺术匠心和丰富的想象力。晋傅咸《燕赋序》说:“有言燕今年巢在此,明年故复来者。其将逝,剪爪识之。其后果至焉。”当然生活中,即使是寿命极长的燕子也不可能是四百年前“王谢堂前”的老燕。但是作者抓住了燕子作为候鸟有栖息旧巢的特点,这就足以唤起读者的想象,暗示出乌衣巷昔日的繁荣,起到了突出今昔对比的作用。《乌衣巷》在艺术表现上集中描绘乌衣巷的现况;对它的过去,仅仅巧妙地略加暗示。诗人的感慨更是藏而不露,寄寓在景物描写之中。因此它虽然景物寻常,语言浅显,却有一种蕴藉含蓄之美,使人读起来余味无穷。
     
                                     人月圆·南朝千古伤心事

    南朝千古伤心事,犹唱《后庭花》。
    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鬓堆鸦。
    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作者介绍】
        吴激(?-1142),字彦高,号东山,建州(今福建建瓯)人。宋宰相吴栻之子,书画家米芾之婿,著有《东山集》、《东山乐府》。

    【赏析】
        作者先写在张侍御家宴会所见的伤心事。一个北宋宫庭里的小宫姬,竟然变成了金国官家的陪酒女。她在酒宴上唱着北宋宫庭中的旧歌曲,却掩不住她心中深怀的亡国之痛。这种情景不由得使词人感到“千古伤心事”。这“千古伤心事”更使怀念故国的词人,感到无比的耻辱和痛苦。接着转入抒情。作者从上面所见到之事,深切地感到这亡国沧桑巨变,不仅是山河变色,连养尊处优的宫姬也沦为异族的女奴,岂不是一场春梦么?尽管她依然美丽如昔,但地位、身份以及生活已经完全沦落了,心情更非昔比。接着作者由彼及己,自己原为宋臣,被强留在金国,也一样是沦落之人。北宋灭亡,这沦落的生活和日子更是没有尽头,不禁流下了泪水,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悲叹。既同情宫姬的遭遇,又伤心自己沦落异方、无国可投的身世。可见作者是通过此词来反映自己的故国之思和亡国之痛。
        刘祁《归替志》言:“诗人不宜用装腔作势语,若夫乐章则剪裁古人语亦无害,但要能使用尔。如彦高《人月圆》,半是古人句,其思致含蓄甚远,不露圭角,不就胜于宇文自者哉。”作者善于化用前人的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心情。“犹唱后庭花”是化用杜牧“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加以精缩,既恰切表达自己的思想,又比之更为凝炼。“旧时王谢”三句、“江州司马”三句,也是如此。这种翻用成句,表己深情,既见新异,又含蓄有致。作者运用由此及彼的写法。先写所见,由所见之事写所感之情,由事及情;次抒所感,由宫姬遭遇身世感己遭遇身世,由彼及此。把事、情和宫姬、自己熔为一篇,形迹不露表达了自己故国之思和亡国之痛,见出词人艺术的匠心。
               《山坡羊 燕子》赏析          
                  中吕·山坡羊
                   赵善庆
                  燕子
              来时春社,
                去时秋社①,
                年年来去搬寒热。
                语喃喃,
                忙劫劫②,
                春风堂上寻王谢③,
                巷陌乌衣夕照斜④。
                兴,多见些;
                亡,都尽说⑤。
        注释:
      ①春社:在立春后、清明前,相传燕子这时从南方飞来。秋社:一般在立秋后第五个戊日,相传燕子在这个时候回南方去。
      ②喃喃:燕子的叫声。劫劫:犹“汲汲”。韩愈《贞曜先生暮志铭》:“人皆劫劫,我独有余。”
      ③王谢:代指高门贵族。刘禹锡《乌衣巷》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④乌衣巷:在金陵城内,是王、谢等两家豪门贵族聚居的地方。刘禹锡《乌衣巷》诗:“乌衣巷口夕阳斜。”
      ⑤“兴,多见些”二句:言见多听腻了豪门大族的沉浮兴亡故事。
      作者:
      赵善庆(生卒不详),元代文学家。一作赵孟庆,字文贤,一作文宝,饶州乐平(今江西乐平县)人。《录鬼簿》说他:“善卜术,任阴阳学正”。著杂剧《教女兵》、《村学堂》八种,均佚。散曲存小令二十九首。《太和正音谱》称其曲“如蓝田美玉”。
        赏析:
        在人们迎春赛社的时候,燕子飞来了,在秋天来临的时候,燕子飞走了。燕子叫唤着,忙碌着,在高门贵族之家,筑了自己的巢。从前豪门贵族聚居的乌衣巷依旧是夕阳斜照,可这里现在却变成了百姓人家。燕子在这里目睹了高门贵族的兴起,也看到了不少高门贵族衰落。
       本曲通过燕子这个意象,表达了兴亡之感。最后以议论作结,点破兴亡,明快直露,有浓郁的散曲风味。

     
     
  • 举报 #1
    扶风 2010-02-21 22:19
    何以留恋西安城?几度伤妄负心人。
    不记前朝兴亡事,总念南门古碑林。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