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城市联盟 - 西府儿女

  • 分享

    曹斌锋:西府秦腔名旦——马云霞

    3马安强 2011-07-26 10:23
    西府秦腔名旦——马云霞 

                 

        马云霞,女,1963年生,中国剧协会员,宝鸡市剧协副主席,曾任陕西省第十届、十一届**代表。参加西北五省(区)秦腔新秀电视大奖赛,荣获陕西赛区“公主杯”选拔赛二等奖;荣获宝鸡市青年演员汇演一等奖;被市委、市政府评为“宝鸡市三五人才”;在陕西省首届观众喜爱的电视戏曲演员评选中被评为省电视戏曲百佳演员;荣获首届中国秦腔艺术节优秀表演奖。作为宝鸡市人民剧团的一位著名秦腔旦角演员,马云霞投身秦腔艺术事业后先入从宝鸡市新声剧团然后进入宝鸡市人民剧团,在秦腔艺术的道路上无怨无悔地走过了30多年。当初的宝鸡市新声剧团是具有光荣历史传统和雄厚实力的专业艺术团体,其前身是创建于1936年的汉中“易俗分社”,又称“新汉社”。该团创建70多年来声振三秦,享誉西北。秦腔名家高新岳、李新纪、乔新贤、张积善、李扶中等被西北五省(区)观众交口称颂,秦腔新秀张全会、杜仓元、马云霞、谭天杏等都是该团培养出来的优秀演员。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在宝鸡市人民剧团现在仍然登台演出的演员中,她可以算作是元老辈的人物了。马云霞出生在宝鸡陈仓区石羊庙乡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里,父母亲和姐姐哥哥都喜欢看秦腔戏,听收音机里的秦腔唱段,一个姐姐还在业余剧团里扮演“李铁梅”,每当演出的时候,台下就站着一个很热心的小观众,这就是年仅八岁的马云霞。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老师教她扮演“小常宝”,谁知这个平时活泼好动的小女孩,一段“八年前风雪夜”唱得有声有色,眼泪汪汪。十四岁考入剧团学戏。她不像历尽沧桑的老演员那样,曾屡受风刀霜剑的摧折;也不像文革前培养的许多优秀演员那样,曾经被狂风暴雨的吹打。她是幸运的,当她像幼苗破土而出的时候,恰逢大地回春。云霞进入专业剧团的时候,正是秦腔大发展,需要人才的时候,她决心苦练基本功,补学传统戏。在省戏曲研究院席秀莲、省艺校刘亘天等艺术家的热心指导下,在西府著名演员师凤琴、张积善等的苦心栽培下,认真学练。她还特别注意练声,在发声部位、气息控制等方面,反复体会,刻苦锻炼。一出《赶坡》,一折《起解》,她唱出了秦腔的韵味,演出了旦角的风采。《三上轿》一剧,她扮演的崔秀英荣获宝鸡市青年演员选调演出一等奖。除上述角色外,马云霞还在《法门寺》中饰宋巧姣,在《回荆州》中饰孙尚香,在《黑叮本》中饰李艳妃,在《赶坡》中饰王宝钏,在《断桥》中饰白素贞,在《苏三起解》中饰苏三。

        有阳光的温暖,园丁的栽培,这朵绚丽的蓓蕾初绽在秦腔舞台上。接着她主演的大戏《玉蝉泪》,从主要人物曹芳儿少女时一直到中年,感情饱满,做戏逼真,塑造了一个成功的悲剧形象。剧团排演《哑女告状》时,马云霞被选中担任哑女掌上珠一角。她有一股韧劲和狠劲,努力追求艺术真实和形象的逼真。《背妹》一场,她用小生的身段、台步,表演长途跋涉的艰难;又用小旦的哭唱,表演掌上珠的凄惶和悲愤。一人巧扮两人,有物有形,虚拟夸张,边舞边唱既符合生活真实,又形象地再现了一位憨厚又倔强的哥哥,背着遭遇不幸的妹妹翻山涉水告状鸣冤的动人情景。秦腔的诵白,要求层次分明,喷口、咬字、顿挫都要有浓郁的音律性。在公堂上,当掌上珠二次被针扎中穴位又会人言时,那一声呼叫:“啊——”似乎是从胸腔中喷射出来,那激动的颤音,由强渐弱,音断情长,惨然而又惊奋,撼天动地的悲壮气势如山崩地倾,使人有撕心裂肺之感。

        1988年,有马云霞担纲主演《哑女告状》中的《背妹》一场,在参加西北五省(区)秦腔新秀电视大奖赛时,荣获陕西赛区“公主杯”选拔赛二等奖。1989年正月,时任副委员长的习仲勋来宝鸡视察工作时,观看了马云霞演的《背妹》,在接见演员时,他紧握着马云霞的手说:“演得好!演得好!”并和他们合影留念。《哑女告状》的演出成功,使马云霞深刻地认识到,要使自己创造的艺术形象感动观众,首先要使自己心灵深处受到感动。1989年,剧团为向共和国四十国庆献礼和迎接宝鸡市第三届戏剧节,决定排演创作剧目《秋鸿传诏》,马云霞担任主要角色韦太后。在文学剧本中,这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担任难度如此大的角色,能不能胜任呢?马云霞自己也有些嘀咕,有不少人也不免担心,排练不是一帆风顺的。马云霞毕竟年轻,要把握韦太后这个艺术形象的时代特征和感情变化不是那么容易。多少次,她为排戏时感情出不来而焦急;多少次,她为寻求恰当的表演寝食不安。在她焦急不安的时候,同志们给了她鼓励,编剧和她交谈人物性格特征;导演一遍遍帮她分析角色,启发她掌握人物的基调;她自己更是反反复复琢磨动作、表情,尽量缩短自己与角色的距离。她愈来愈清晰地意识到:难度大,也有好处,可以激发自己的创造欲望,可以寻求新的突破。一个有志气的演员,就要不断向新的高度攀登,为戏曲舞台人物画廊增添新的形象。陕西省文联评论家安琪在《艺术界》发表的“贵族心态的无情揭露”文章中写道:“……戏驰向另外一个深层世界,贵族心灵的隐秘之地,以韦太后尖锐的心理冲突,把这个蛇蝎盘踞的阴暗处所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阴冷、虚伪的韦太后终于承受不了这强烈的心理刺激而暴露了真情……演员成功地把握了这个人物复杂的心态,把主题升华到了最深的层次。”这是对马云霞的表演中恳的评价。也就是这一年的金秋,由她主演的创作剧目《秋鸿传诏》在西安参加陕西省第二届艺术节和第二届中国艺术节西北荟萃的演出时,获得观众和专家的好评。1991年春节前夕,马云霞应陕西电视台之邀,参加了春节联欢晚会戏曲演唱节目的录制。在这个晚会中露面的,都是陕西戏曲界的著名演员,马云霞则是其中比较年轻的一个。看完马云霞演唱的人,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一些相识的和陌生的朋友都以为他出生于梨园世家。从1991年到1994年,在陕西电视台、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连续四次邀请马云霞录制春节联欢晚会文艺节目中,有两次她都以演唱韦太后的艺术形象而获得广泛的赞誉。如果说,在饰演曹芳儿、掌上珠、韦太后等悲剧人物的形象时,她倾注的是深沉的同情的话,演《粉黛冤家》中的武则天,她则是赋予角色以充沛的激情。在戏里,她没有大幅度的外部动作,但善于用眼神、表情、语气来表现人物的真实感。在武则天到大牢看望囚禁的上官婉儿,发生了激烈的争辩时,她一连几大段韵白,吐字清晰轻松有力,抒情性强;一段唱腔,犹如淙淙流水,又像山溪奔流,清新优美,感情深沉炽烈,拨动着人们的心弦。演着,唱着,她与角色溶为一体,动情之处她都抑制不住地热泪盈眶。

        马云霞不但在《哑女告状》、《回荆州》等众多剧目中以出演主要角色常为观众所津津乐道,而且连一些并不显山露水的一般角色也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她在全本大戏《赵氏孤儿》中扮演的庄姬公主就是一个例证。《赵氏孤儿》中,庄姬公主出身于王公之家,下嫁上卿赵盾的儿子赵塑,夫妻恩爱,坐享天伦。哪曾料想,一场朝廷政治斗争,竟然割舍了他和父亲、丈夫、儿子的骨肉亲情。他的父亲晋灵公整日笙歌欢宴,贪恋酒色,民不聊生,叫苦连天。上卿赵盾忧国忧民,冒死桃园强谏。佞臣屠岸贾欲独霸朝纲,杀害赵盾及赵氏亲族三百余口,就连身为驸马的赵塑也不例外,又要杀死庄姬公主腹中还未出世的赵家孤儿。多亏程婴、卜凤、杵臼等人仗义搭救,孤儿才得出宫,幸免一死,为赵氏留下一个根苗。在《赵氏孤儿》一剧中,马云霞扮演的庄姬公主是一个不该经受磨难而又经受了磨难的悲情人物,由一个宠爱有加的晋国公主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俎上鱼肉。在《赵氏孤儿》一剧中,故事情节规定的庄姬公主这个人物的年龄、处境、精神、心态前后跨度很大。庄姬公主的形象基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夫妻恩爱,坐享天伦的快乐公主;遭遇祸乱,担惊受怕的待宰羔羊;万念俱灰,度日如年的劫后亡人。要将这些变化过程准确的展现出来,除了编剧、导演、唱腔设计的艺术魅力之外,还需要演员具有驾驭人物的真实本领。在这三个阶段中,马云霞扮演的庄姬公主既采用了“三换衣”的着装外形饰演出了戏剧人物在三个不同的外在形象,还通过各有不同的面部表情、人物神态描写出了戏剧人物在三个不同境遇的内心情感。看过宝鸡市人民剧团演出的《赵氏孤儿》,马云霞塑造的庄姬公主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随着马云霞的成长,荣誉也相继而来,除多次在省市艺术交流活动中获奖外,她的照片刊登在《当代戏剧》上;陕西省音像出版社录制发行了她的唱段磁带……面对荣誉,马云霞是怎么想的呢?“在艺术的海洋里,自己只是一滴水;艺术的道路上,自己只是刚刚起步,新的历史时期赋予了新一代演员责无旁贷的艺术创造任务,而在艺术史上留下足迹的只有那为掌握艺术技巧而竭尽心力的人。”这就是她的内心独白。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秦腔的舞台上马云霞会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 举报 #1
    张斌 2012-03-05 07:17
    记得有煤体曾经介绍马云霞师从杜秀霞,这里怎么没有提到呢?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