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城市联盟 - 西安

  • 分享

    戏曲唱词革新之一

    戏迷张晓虎 2009-06-12 23:50
     
     
         随着社会的发展,有很多戏词也应该改变一下,让年轻的戏友容易理解欣赏.不管什么艺术,只有明白了,才谈得上欣赏,随之喜欢.如果看不懂,听不清楚,何来得喜欢?举例:<<八件衣>>中,花仁义救了张诚宇后,张诚宇唱到:昏沉沉正做阳台梦,忽听的耳边有人声,我猛然挣腈用目奉.这里的奉就不好理解,不如改成用目看好,大家都能听清楚.还有<<断桥>>中白素贞唱到:梦日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的呼唤许仙......词很美,表现了白素贞的一往情深,为幸福而战,很凄惨,让认同情,为之落泪.可是梦日里很难理解,什么意思,有学问的人恐怕都不明白,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没文化的农村小伙子就更不明白了,怎么能够喜欢呢!不懂啊!难道戏曲就是这样的普及发展吗?常此下去,恐怕路越走越窄,只能唱给专业人士去听,如何谈的上群众喜闻乐见呢?因此,戏词要改的明白晓畅,通俗易董才好!有利于发展普及!
         诗人张晓虎闲谈

  • 举报 #1
    阎王 2009-06-17 09:25
    小虎真细心,不过窃以为戏曲作为一个雅俗共赏的传统艺术,所包含的文化底蕴是很深刻的,也就是说许多唱词是需要用心去品。如您所说“我猛然挣腈用目奉”改为“看”过于直白不说,且不押韵,失去了那种特有的神韵。“梦日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的呼唤许仙.....”这句唱词,估计“日”在这里唱作ER(而)吧,可以当做“梦儿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的呼唤许仙.....”呵呵...“日”可能是作为助词使用,只是为了增加语气,没有多余的文字意义。
  • 举报 #2
    打气枪 2009-06-28 14:34
    白素贞的“梦日里”如为“梦儿里”,就能讲通,能理解了。西北人的“日”和“儿”发音,同为“er".是不是这样?
    张诚宇的“奉”要改,当然可以。但改成“看”,却要推敲:它的韵脚是“梦”“声”“奉”同为"eng",而"看"的韵是"an".所以.....
  • 举报 #3
    打气枪 2009-06-28 19:09
    事后想想,觉得还是再多说两句:中国戏剧剧词讲究上下句,很像对联,要求字数公整。上下句要同是223的7字句或334的10字句。“梦儿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的呼唤许仙”那个“儿”字,也是为10字句服务的,没有它就不对仗了。而“太平年间把荣享,国太何必加惆怅”则是7字句了。说多了请谅解。
  • 举报 #4
    阎王 2009-06-29 10:24
    打气枪: 事后想想,觉得还是再多说两句:中国戏剧剧词讲究上下句,很像对联,要求字数公整。上下句要同是223的7字句或334的10字句。“梦儿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
    欢迎新朋友!愿玩的快乐!!!
  • 举报 #5
    扶风 2009-07-01 15:26
    “梦日里我和那法海交战,口声声不住的呼唤许仙.....”这句唱词的“日”会不会是“白天”的意思?“日里”放一起即“白天”,方言:日里夜里没黑没明滴。。。。。。呵呵。
  • 举报 #6
    喜眉 2009-07-30 21:16
    打气枪: 白素贞的“梦日里”如为“梦儿里”,就能讲通,能理解了。西北人的“日”和“儿”发音,同为“er".是不是这样?
    张诚宇的“奉”要改,当然可以。但改成“看
    欢迎打气枪先生光临!谢谢各位的深入探讨!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