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父亲的叮咛

已有 684 次阅读  2012-08-15 00:39   标签鑫晶物业 
                               父亲的叮咛
  
                                        官晓东
  
   父亲节那天,当远在南国的我向老父亲电话祝福节日愉快的时候,父亲再三叮嘱我做好两件事:“一是把本职工作做好,办好《天地》内刊;二是把儿子教好,珍惜与孩子朝夕相处的日子,做好表率,引导孩子学好功课,健康快乐成长。不要操心我和你妈,家里我会照顾好。”也是6月的第一个周日,有幸与《天健》内刊主编马明一起请教《深圳商报》原总编室主任祁念曾老师业务时,与父亲同龄的祁老师总结自己的一生,也是做好了两件事:一是读书、教书、写书,二是读报、办报、评报。很精辟的言语间,折射出不平凡的一生。
  自1990年3月离开家乡到部队,至今22个春夏秋冬随风而去。期间除了在家工作那3年,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确实很少很少。虽然时光轮回,自己已经步入不惑之年,在父母膝下尽孝的心绪日益强烈,但缘于工作和事业,天南地北各居一处,电话问候、短信祝福依旧是表达内心情感的惟一途径。
  父亲的叮嘱让我再次回想起22年前,在我当兵不到3个月的时候,家里就给我下了一道“命令”:家信中不准再出现“想念”二字。开始,我怎么也想不通,想家是很正常的嘛,为啥偏不让写。细看下文,委屈的我才慢慢平静下来。
   原来,我到部队后,每次给家里写信,总是情不自禁地把“想念”二字带出来。信邮到家,母亲看后直掉泪,全家人也都跟着难过。于是,父亲来信说:”现在你到了部队,已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让你保卫祖国,而不是让你整天想家。你离开家才几十天就写了十几封信,而且每封信必有‘想念、思念’,这怎能让家里放心!!”父亲在这话后面重重地用了两个感叹号,它震动了我的心,我开始学着不思念了。
  在部队过第一个春节时,我人生地不熟,孤单、寂寞、思乡之情油然而生。铺开信纸,想与家人谈一谈此时的情景与感触,但犹豫了半天,信纸还是空白一片。那两个感叹号总是在我眼前跳动,那近似无情却充满无限爱心的话语又回荡在耳边。我不禁责备自己:总想家算什么好男儿!于是,我落笔给父母写道:“春节我和战友们玩得很开心……请二老放心。”
   在以后的日子,我坚持每月给家里写一封信,写训练中的收获,写紧张有序的生活,写我与战友之间的友情……渐渐地,我甩开了“想念”二字。从家里来信也可以看出,父母对我也渐渐放下心来。我明白,这并非父母无情,而恰恰是他们对孩子最深沉的爱。
   军旅五年,正是父亲这道“命令”,促使我奋力拼搏,一心奉献,立了功、受了奖、加入了党组织。1998年2月,在我来深圳求知求学历尽艰辛,忍饥挨饿、流落街头,正准备让家里寄钱返回家乡时,父亲来信了,信中说:“在外求职不易,但儿是党员,又是退伍军人,家亲相信儿一定能找到工作,能做出更大成绩。家里一切都好,勿念!!!”这三个感叹号警示了我,使我成了天健物业管理公司香蜜三村管理处的一名保安员、社区文化干事、资料员、主任助理,后又到鸿峰物业管理公司当了总经理秘书、管理处主任、企管部部长、办公室主任、总经理助理,天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内刊编辑等,连年受到各级的表彰奖励,1998-2000年连续三年被《深圳商报》评为“优秀通讯员”,1999年深圳市物业管理协会评为“优秀通讯员”,2000年受聘《住宅与房地产》特约记者,2002年9月12日《深圳法制报》以“乐为小区添光彩的物管员”为题专门报道了我的事迹,2005年10月顺利和孩子一起招调入户,成为地道的深圳人。
   在去年孩子中考前,父亲又专程来到深圳帮我辅导孩子,尽管后来家中有事,仅呆了一周就匆匆返回家乡,但在这短暂的7天里,父亲在帮我照顾好日常生活的同时,把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生活实践,以5封长信的方式留给了我和孩子,字里行间贮满深情厚意,是我为人处世的最佳教材。
   几日前在搬家时,翻出22年来父亲写给我的信件,足足有一尺多厚,尽管很多纸张已经陈旧发黄,但父亲那熟悉亲切的笔迹,依然苍劲有力,无时无刻不在鞭策我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