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咏秦腔》——秦腔的至痛

2已有 655 次阅读  2010-09-06 13:45

其一

好艺术叹凋零人世至痛,
老秦腔此景况疼烂肝心。
传统戏多半是夕阳情景,
亿万人轻抛撒所为何因?
尘世间多纷扰沧桑不定,
小戏曲为政治屡遭牺牲。
陷文革十年劫大灾灭顶,
可怜把多少人一命归阴。
得喘气才几年元神不振,
商品潮奔涌来浊浪排空。
戏文化入市场迷失本性,
义与利夹缝中日暮途穷。
老秦腔遭风雨势难入定,
随波浪逐流水一叶飘零。
铜臭薰举世醉酩酊不醒,
物有诱精神倒独木难撑。
冷戏班热衷把“经济”谈论,
商品潮肆涤荡浸肉染魂。
演艺人一个个贪走捷径,
图出名急功利西走东奔。
把前贤好传统全然丢尽,
困物欲难抛舍狗苟蝇营。
务专业前车鉴风凄雨冷,
仕途宽多钻营得利得名。
有几个新演员还在练功?
哪里有他们的努力环境?
实悲伤斯文业沦此困境,
“五千年”不值得“市场”一冲!
好教人兴感慨痛定思痛,
二十年改革误空谈“振兴”!


 

其二


秦坛内倡改革南辕北跑,
从理论到实践方向颠倒。
编、导、演穷心思专工技巧,
唱念做基本功一伙全抛。
标新声立异论不弹古调,
唱歌剧念话剧杂技为高。
普通话演秦声不伦不调,
弃自步学邯郸没有根稍。
眼放着修正果阳关大道,
冷清清无人行怕付辛劳。
内不修外不练欲心浮躁,
效东施搞评选来凑热闹。
舍根本呈末技徒有其表,
纵然是封“名旦”也是徒劳。
把旁途当作了救命稻草,
饮毒鸩解饥渴在劫难逃。
似这般俗恶丑旁门左道,
日蚀得秦之声瓦解冰消。
掘坟墓埋自家尚不知晓,
挖墙角又抽椽同推覆巢。
一桩桩轮流着登场演表,
闹哄哄乌烟瘴腾沸喧嚣。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打气枪 2011-03-09 05:41
    “普通话演秦声不伦不调,”这个现象,我也非常反感。没有看到您的大做之前,我自以为自己心态出了问题。尽管不满,也不敢跟别人说。要么关掉播放器,要么逃离剧场。让自己独自悲哀,哀叹秦腔人自己亲手断送秦腔。看看京剧,至今仍然在唱念中间,保留了尖团音和上口音。虽然不是普通话发音,却保留了京剧特色,所以赢得人们热爱。秦腔却反其道而行之,改掉了自己祖宗‘千年的语言,让人反感。看看小品“产房门前”,人们多么喜爱老陕的语言!秦腔人不爱自己艺术的特色,随便扔掉。没有了自己的个性,就是死路一条,有什么办法!?还有一点,和您探讨:我觉得秦腔人不讲孝道,轻视秦腔老前辈一生锤练的艺术精华。看看京剧:老艺术家作古了,让其传人配像,让人欣赏、学习。秦腔人反而对一些怪腔怪调,舍命热捧。比如当前,明明是在唱河南梆子,绝大多数情秦腔爱好者,爱的死去活来。针对这种现象,我的说法是:越不是秦腔他们越爱,要秦腔不倒霉都难。谢谢您让我的积怨得以发泄。
  • 打气枪 2013-12-30 13:50
    今天,无意中发现,先生原来是秦腔专业人士。难怪字字句句入木三分。在现实生活中,我还真没有看到,哪里还有像先生如此真正关爱秦腔的言行。确实,根本没有人这样关爱秦腔。我用这种题目引都引不出来。我看先生已经大声疾呼了,但是人们却麻木的、一味唱着娓娓动听的催眠曲,赞颂着“前途无量"的秦腔。我看秦腔戏,主要是在70年前,所以,对现在秦腔诸多的看不下去,总以为自己赶不上时代,是自己落伍了,从先生文章看,才恍然大悟,原来,毛病根本不在我自己。不知道那么多秦腔爱好者(其中还有很多资历显赫的大家),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悟过来。今天,我不再说什么了,因为说什么也没用。
涂鸦板